明纬开关电源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明纬开关电源 >

平安银行贵金属业务的“暴利”秘籍:投资者半

发布时间:2021-06-17

  原标题:平安银行贵金属业务的“暴利”秘籍:投资者半年亏损733万 平安银行赚逾550万

  在备受诟病的地方贵金属交易所相继关停后,类似平安银行这样的大型机构的贵金属业务迎来发展机遇,但地方贵金属交易所会员单位曾经发生的诸多恶劣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改变

  近期,多位投资者向记者投诉称,自己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下称“上金所”)会员单位平安银行(000001.sz)旗下的居间商深圳市君雅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君雅”)、上海君枫珠宝首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君枫”)进行炒黄金“血本无归”,其中投资者文女士短短5个月时间亏损了733.6万元。

  从上述投资者投诉来看,大部分的亏损都来源于手续费。以文女士为例,其733.6万元亏损金额中有约625万元是手续费,其中551.88万元为平安银行收取;而投资者赵女士共计亏损89万,其中有70余万元是手续费。而据文女士透露,产生巨额手续费最主要的原因是居间商隐瞒了10倍杠杆并让其频繁操作。

  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显示,深圳君雅成立于2014年,主要经营黄金珠宝首饰的批发以及黄金、白银、铂金等贵金属等销售等业务、经济信息咨询,而上海君枫成立于2018年,经营范围包括珠宝首饰、金银制品、工艺礼品(象牙及其制品除外)、化妆品等销售、经济信息咨询。

  记者从平安银行工作人员处得知,深圳君雅和上海君枫确实为平安银行的居间商,且两家公司与平安银行另一家居间商深圳市鑫世界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鑫世界”)也存在密切关系。也就是说,平安银行同时聘用关联度极高的三家公司为其居间商。

  事情要从2020年3月份说起,彼时文女士被一个微信用户名为“真卿”的人添加了好友,对方声称可以免费开通诊股,并将其拉入一个“真卿(股金响当当)”的微信群,在该群里会有工作人员频繁发送股票资讯、盈利信息以及其他客户的开户信息。

  “每天都是各种涨停信息,赚钱效应,声称投资者为家人,只要加入内部就可跟着老周赚钱。”文女士在给上金所的举报信中写道。

  三个月后,也就是2020年6月份,群里另一名工作人员何燕(化名)添加文女士微信,并开始对文女士进行指导黄金、白银T+D业务,而据文女士透露,彼时她对该业务并不懂,甚至都不清楚黄金交易手续费是以10倍杠杆进行操作。

  “我一直以为按照我账户上做单时投入的的实际资金收取,殊不知竟是按照10倍左右的杠杆放大后的金额收取。”文女士对记者说道,且记者在文女士与何姓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中看到,文女士曾就该问题进行过咨询,而工作人员隐瞒了10倍杠杆这一事实。

  在工作人员何燕的指导下,文女士关注了公众号“湛腾服务”,下载了深圳君雅自己开发的“天天黄金app”以及上金所的“易金通app”,并在平安银行开了户,而自此之后文女士的“噩梦”就开始了。

  期间,工作人员会频繁向投资者发送盈利信息,营造赚钱效应,比如“申先生从5月份开始跟着老周团队做金银,截止到8月初已经从60万赚到了248万,翻了四番”,再比如“张先生6月23加入内部,300万本金盈利350万”以及“张姓大哥50万成本盈利20万”等。

  截止2020年11月,短短5个月时间文女士亏损了733.6万元,甚至在亏损500万本金之际,工作人员仍在用“要相信会涨回来”“坚定内心的信念”之类的线万元亏损是手续费。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对文女士举报信的回复,文女士银行账户净支出733.6万元,其中累计亏损85.37万元,递延费支付22.7万元,缴纳交易手续费625.53万元(缴纳黄金所手续费73.65万元,缴纳平安银行交易手续费551.88万元)。

  此外,以文女士提供的2020年8月12日和8月13日的客户结算单为例,结算单显示这两天交易费用分别为14.89万元和27.55万元,且从8月12日交易记录来看,当天文女士成交了415次,2020年8月11日,文女士交易记录更是多达880次,手续费为36.71万元。

  记者注意到,仅2020年8月份一个月,文女士的手续费就高达400余万元。

  “现在分析其让我短线来回操作的目的是尽可能多的做单,以赚取高额的手续费,因为每买卖做单一手黄金T+D的手续费是600元左右。”文女士对记者说道。

  需要提及的是,通过上海君枫炒黄金的投资者赵女士同样如此,其共计亏损89.98万元,有70余万元是手续费,且与文女士一样,赵女士同样由工作人员一对一指导操作和交易。

  目前,文女士与赵女士均向上金所进行了举报,上金所在回复赵女士时明确表示“经平安银行调查,君枫珠宝在为您提供服务时,有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

  据记者调查了解,深圳君雅、上海君枫及深圳鑫世界均不具备经中国证监会许可,取得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且成立时间不算长。

  那么文女士等投资者为何会选择相信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多位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是因为有平安银行和上金所的招牌,才放松了警惕。“刚开始我也不想开(通),但是他说是跟平安银行合作的,然后我点开链接确实也是平安银行。”文女士对记者说道。

  投资者赵女士则对记者表示,一开始跟着做股票确实赚了钱,而最根本的原因是基于对平安银行和上金所的信任。“开户是在平安银行开的,操作是在上金所的‘易金通app’上进行的,平安银行和上海黄金交易所都是正规的。”赵女士说道。

  此外,相对有点投资经验的投资者李明(化名)也对记者表示,是因为有平安银行才没有怀疑。李明亦是通过深圳君雅进行炒黄金,亏损了20多万。

  深圳君雅、上海君枫与平安银行是何关系?记者在平安银行官网上看到,其2019年贵金属代理业务居间商名单中包括深圳君雅和上海君枫。且文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交易结算单,上面清晰地写着代理机构为君雅十二部,并盖有平安银行的印章。

  有意思的是,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深圳君雅、上海君枫与平安银行的另一家居间商深圳鑫世界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超大型平网印花机 匹布印花机坯布器人,天眼查显示,深圳君雅珠宝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负责人张影,同时又是深圳鑫世界珠宝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10%,深圳鑫世界的实际控制人为袁苇,同时袁苇也是上海君枫的实际控制人以及执行董事。

  此外,记者注意到,深圳君雅与深圳鑫世界的历史高管和历史股东竟出奇的一致,分别有张君、游经艳、林琼莲、陈垚旺和李春莲。

  另据文女士透露,此前曾实地走访深圳君雅注册所在地南山区粤海街道大冲社区大冲一路18号大冲商务中心,但未找到大冲商务中心(三期)3栋,反而是在华润置地大厦中找到了君雅珠宝,而有意思的是,大厦内的指引牌上写的是“深圳市鑫世界珠宝有限公司”。

  且华润物业的前台也明确表示,该公司登记的名称就是“深圳市鑫世界珠宝有限公司”。

  那么平安银行对于居间商的情况是否知情?为何会同时聘用三家有着密切关联的公司作为贵金属业务居间商?平安银行对于居间商的资质是如何审核的?《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致函平安银行,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应。

  此外,需要提及的是,文女士告诉记者,2020年6月21日正式开户做黄金业务之际,平安银行并没有及时与其签订“平安银行代理个人客户贵金属交易协议书”,而是在同年的8月26日让文女士补签了相关协议。

  且据文女士和赵女士反映,平安银行聘用上海君枫和深圳君雅作为代理开展贵金属业务,并未向上金所报备。“君枫我们这边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和开户资料,我们交易所和他没有任何的业务上的关系。”上金所工作人员对投资者赵女士说道。

  另据赵女士与平安银行沟通的录音,当赵女士问及平安银行是否就居间商上海君枫向上金所报备,工作人员则反问“赵女士,上海黄金交易所告诉您必须要经过他的允许才能去操作吗,还是说我们必须要给他报备呢?”

  根据《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管理办法》第二十七条:“会员入会后,即可开展自营业务,相关代理业务需经交易所批准后方可开展。”